美国盲人儿童成年后如何独立生活

美国盲人儿童成年后如何独立生活
时间:
15年04月24日 周五 08:00 - 11月30日 周六 18:00
所在地区:
全国性 全国性
活动类别:
我要求助, 盲人
发起人:
稻草
所属团体 :
厦门服装设计培训学校
收费类型:
免费  
报名限制:
可以携带好友  报名截止时间  11月30日 周六 18:00
剩余名额:
还有122个名额
联系方式:
电子邮箱:xmhyzyjsxx@eme.com.cn  
活动正在进行中
分享

描述

美国盲人儿童成年后如何独立生活

在恰当的训练下,多数盲人能够过上非常独立的生活,当然最好是在中学时期就开始提供这样的训练。但是,也有研究证实,很多盲生并未受到必要的日常生活技能训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人指出将视觉障碍学生融人普通教育并为他们提供普通教育课程的做法使得人们对教授必要的独立技能有所忽视。他们认为巡回教师通常没有足够时间来提供许多日常生活技能上的直接教学。

 

    很多专家也指出,视觉障碍青少年和成人难以变得独立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社会对待盲人的方式。一个常见的错误是人们假定盲人是无助的。很多人认为应该同情盲人。盲人长期以来一直反对明眼社会以家长般的方式对待他们,他们常常抵制那些有可能旨在帮助他们的政府行为。例如,NFB近来通过决议,反对普遍安装盲人交通信号和可感知的凸点警示。盲人交通信号可以提醒盲人何时能够安全穿行十字路口,常用的信号类型可以是听觉提示、触觉提示,或二者兼有。其中一些是全天候工作的,例如,当人行道上亮起“通行”信号时,一个听觉提示线索,如尖锐的声音就会响起。另外一些交通信号设施只有当你按按钮时才会发挥作用。可感知的凸点警示可以提醒盲人注意不安全区域,如地铁站轨道的边沿处。

 

    NFB指出,可以在一些复杂的十字路口设置盲人交通信号,但没必要处处设置。他们认为,盲人交通信号会让人分心,而且持续使用会增加噪声污染,进而干扰盲人对车流的听力判断。此外,NFB认为,可感知的凸点警示在很多情况下也是多余的,而且会导致路况不稳定。

 

    NFB反对安装这两种行走辅助设备的根本原因在于担心明眼社会将盲人视为需要更多设施调整的人群,从而加强了盲人是无助的这一观念,但其实有些调整是没必要的。不论你是同意NFB的观点或是认为这一观点有些过于敏感,毋庸置疑的是,明眼人社会倾向于用家长般的方式对待盲人。以下文字描述了参加定向行走计划的学生从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学走到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旅行经历;考虑到2001年的“9·19”悲剧,这些文字更是极大地嘲讽了对盲人给予特殊待遇是多么具有误导性。这支旅行团队的人员很可能由于失明,在去往世界贸易中心顶层的途中感受到了一些安全隐患。事后,其中一名学生写道:

 

    我们开玩笑说世贸中心存在安全隐患。如果你想要轰炸世贸中心,只需要手持一根盲杖走进去,他们就会张开双臂欢迎你。这多少有点讽刺。1993年,世贸中心被轰炸了,但此刻我却忘记了关于那件事的一个重要细节……

 

    我重新想起了我所忘记的那个细节。我不记得这句话是不是一个研究生、一名中心学生或者一位职员说的,但是此话一出口,立刻有了些讽刺的意味。在我的家乡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外的联邦政府监狱中蹲着一个盲人。他的罪行是什么?他策划了1993年的世贸中心轰炸事件。人们究竟何时才能知晓这些呢?

 

    当社会赋予那些所谓劣势群体以过多的特权时,它同时也失去了一些东西。普通大众失去了体验我们盲人给社会带去的独特性的机会……这些人总是认为我们盲人都是一样的。他们分辨不出盲人这个少数群体中的好人和坏人。

 

    公众除了以家长般的方式对待盲人外,当盲人完成较普通的任务时,公众还倾向于把他们视为超级英雄。尽管攀登像麦金利山或珠穆朗玛峰这样的大山并非平凡之举,但埃里克·魏亨麦尔也感慨地指出,这些赞誉之辞有时太夸大了:

 

    我并非把所有时间都用在攀登(麦金利山)上;美国盲人基金会邀请我去录制一些电视访谈节目,作为它们公共教育的一部分。其中有一个质量并不高的日间脱口秀节目,我和其他一些盲人作为“令人称奇和鼓舞人心的”个案参加了该节目。盲杖轻敲地板,导盲犬摇动尾巴,我们这些盲人在引导下来到演播厅的舞台上,然后在一群观众面前坐成一排。摄影师最先给了我一个特写,然后主持人说道:“盲人登山者,是不是有些难以置信呢?即使是我,一个视力正常的人,也不会想到去登山。”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听到“即使是我”这样的言论了。这话始终是一种称赞,但我却为此感到很苦恼。可能有许多原因使得那位主持人无法在登山运动上表现得出类拔萃。她也许超重50磅,一呼吸就喘气;并且可能从未登过山。但在她看来,成败很显然只有一个原因:看得见或看不见……

 

    在节目剩下的时间里,我如坐针毡……我只是一个计划去登山的盲人,仅此而已,别无其他。盲人的所作所为很多时候是很平常的,但却会让人们大发感慨。我的整个生活一直充斥着这样的赞美:带某人去我家——难以置信;对话中进行目光接触一一令人称奇;倒牛奶而没有洒得满桌都是——鼓舞人心。

 

    参加这个节目的所有盲人都因为自己的英雄事迹而备受尊敬,但这些敬意更多体现的是低期望值而非称赞。我炽热的内心装载着那些英雄的影像,像海伦·凯勒那样的人,他们敢于接受世人对残疾人的看法,并将这些看法解体得支离破碎;他们的故事让我渴望自己有勇气像他们那样生活。

 

    即使盲人实际上能够和明眼人同样独立,但我们丁不应该错误地认为盲人能够很容易自然获得这种独立。明眼人无意间学会的很多独立生活技能,视障者都需要通过明确的教学才能学会。NFB出版了一本书,对这方面有所帮助。例如,书中有些章节就探讨了烹饪、缝纫、拨号标记、触觉标记和购物等问题。

更多

活动照片

更多

活动成员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