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教育经验>众说教育>天下父母>“7•21”暴雨致河北涞源14人死亡

“7•21”暴雨致河北涞源14人死亡

撰稿:
818小编
发表于:
2012-07-26 14:17

“7·21”暴雨中,拒马河发源地河北保定涞源县灾情严重,导致14人死亡2人失踪,1.6万村民被转移。一村民称,拒马河一条支流的水浪高达数米,裹挟砂石,所到之处,房屋均被卷走。有村民认为,上游的铁矿尾矿山是罪魁祸首。县外宣部门表示,各部门将在事后调查相关责任。还百姓一个清白。

  18乡镇均受灾

  据涞源县政府介绍,涞源县在“7·21”暴雨中降水量大167.毫米,其中最大降雨量的王安镇达378毫米,为涞源有气象记载以来的最大降雨。涞源地势西高东低,流域内山高坡陡,河流落差达到229.6米。这次暴雨在各个河道、峡谷瞬间就形成了极大的洪峰,其中拒马河最大洪峰流量每秒达2580立方米。

  据初步统计,全县18个乡、镇、办事处全部受灾,截至昨晚洪灾已造成14人死亡,2人失踪。洪水冲垮了近3000间房屋,冲毁田地近4万亩,冲毁国省干道及乡村公路240公里。截至昨晚,该县1.6万受灾者被转移到了政府集中设立的6个安置点。

  洪水过后,涞源县曾有5个村庄交通通讯中断,近3000村民被困。截至昨天下午5点,5个村均已与外界取得联系,救援仍在继续中。

浪高10米

  涞源县的重灾区杨家庄镇浮图峪村在洪水中几乎被夷为平地。该村马路两侧的房屋积了近一米深的淤泥,几十间红砖砌成的房屋被冲倒,只剩下残垣断壁,木质的电线杆倾斜着,电线断落在地。

  拒马河的一条支流贯穿了杨家庄镇的9个村。这条支流平日流量较小,周边村民称之为“小河沟”。7月21日,小河沟里冲下来10米多高的洪峰。

  “10分钟就将9个村庄全部席卷。”支家庄村村民陈清说,虽然村民提前接到了村委会的预警,但从未遭遇洪水的村民无法想象有如此大的洪水。下午4点多,陈清听到了“轰隆隆”的巨响,就像闷雷在天边轰响。住在半山腰的他,目睹了10米高的洪峰像墙壁倒塌般涌来,夹杂着大量泥沙和山石,顷刻间将临河而建的房屋席卷。

  据了解,小河沟沿岸村庄近一半临河房屋被洪峰卷走。

  铲车救村民

  小河沟旁的9个村几千村民均被转移,整个区域被淤泥掩埋。记者沿途看到,小卖部锁门,村舍紧闭,到处残垣断壁,残存在楼房上的洪水印记在二层。

  浮图峪村村民范志红家有三间平房,经营小卖部。当天,包括80岁的公公和10岁儿子在内的5口人眼看着洪水不断往家里灌,“心突突地跳,真觉着一家人恐怕活不成了”。家人只得爬上不到3米高的房顶,“5口人就一起在房顶蹲了好几个小时,孩子冻得直哆嗦。”当晚10点多,洪水消退后,一辆铲车碾着半米厚的淤泥缓缓驶来,范志红不停呼救。铲车驶近后,范志红才发现是村委会派来的救兵。一家五口跳上铲车,脱离险境。

  据村民们介绍,杨家庄镇至少有3名村民在洪水中丧生。

  安置1.6万人

  截至昨晚,涞源县转移安置1.6万多人。政府集中设立的安置点有3处在涞源县城的学校内,另3处位于3个乡镇。杨家庄镇有400多名村民被安置在涞源县一中安置点。

  丁美美一家到达县一中安置点后,住进了12人一间的学生宿舍,分到了棉被、暖壶等日用物品。每天晚上,丁美美会收到政府部门发的饭票,第二天凭票就餐。

  昨晚7点,在面积一百多平方米的一中食堂内,上百村民排成三队去打饭,队伍井然有序。

  “今天晚上有牛肉炖土豆。”丁美美排着队,高兴地说。她挺着怀孕9个月的大肚子,希望能给宝宝多补充点营养。

  学校宿舍是硬板床,丁美美睡得不舒服,“如果能回家就好了,我希望宝宝第一眼能看到我们自己的家”。

尾矿山酿祸

  浮图峪村民郭小泉说:“如果不是上游尾矿崩塌,拉高了洪峰水位,我们真的不会这么惨,家园尽失。”小河沟沿岸多个村庄的村民们,也把这次灾难归咎于上游的几十处尾矿山。

  郭小泉说,他小时候这里山清水秀,他常在小河沟洗澡捉鱼。1996年,支家庄村发现了大铁矿,国企涞源钢铁厂进驻采矿,几十家铁矿干选厂随之建立起来。铁矿干选厂筛选开采出来的铁矿石,滤出铁粉,将剩余的尾矿随意丢弃山间,逐渐堆出一座座由碎石组成的山体,遇有大雨就会发生滑坡。同时,由于采矿破坏了植被,山体也容易滑坡。

  据媒体报道,2006年9月22日上午,涞源钢铁厂杨家庄镇支家庄铁矿发生山体滑坡事故,造成矿工2死4伤。当时该矿山已进入破产程序,无安全生产许可证,正处于整改阶段,矿区工人冒险作业引发事故。

  河道不足2米

  昨天下午两点左右,记者驱车沿途看到,小河沟附近的淤泥厚约半米,低洼地区更深,均以发青的砂石为主。郭小泉说:“我们这里的土地,多为红黑色,所以淤泥中大部分成分是尾矿。”

  昨天下午,记者乘车沿小河沟向上游行驶约十公里,在高耸的山峰间,堆积了几十处高达百米的青灰色尾矿山。在有些区域,尾矿山将原本宽二三十米的河道挤到了不足两米。这些尾矿山,多数经洪水冲刷崩塌,边缘陡峭。记者看到,铁矿干选厂很多已经废弃,厂房内空无一人。

  多名村民告诉记者,在洪水中,很多尾矿山崩塌,卷入了泥水中。支家庄村村民陈清说:“这样的洪水,其破坏力大得惊人,沿岸首当其冲的房屋无一幸免。”

 将调查洪灾责任

  近些年,小河沟的水流变成了青灰色,“村民喝的水,都带着硫磺和石灰的味道”。村民们称,他们曾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一直未获回应。因担忧尾矿山崩塌淹没村庄和采矿导致地面下陷,村民们曾要求将村庄迁走。从5年前开始,郭小泉就带领村民们上访。“还没来得及迁走,我们的村庄就被淹没了。”

  涞源县外宣部门昨晚接受采访时表示,该矿区都是国企单位,手续齐全,但不排除有小矿存在。对于村民的怀疑,涞源县外宣部门称,国土局、安监局和环保局将会在事后介入调查,以确定洪灾责任问题。

标签:
农村
友情提示 本文全部内容均由用户上传,本站已要求用户上传的内容不得具有侵权或违法行为。如果您发现该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或具有其他违法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ts@eme.cn),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删除。
阅读消耗金币:
0
浏览数:
304
评论数:
0

评论 (共0条评论)


请您将字数限制在 3000 以内